随心而写

  • 日期:08-16
  • 点击:(685)


干净的头脑

今天,陈博士回到美国带学生到村里进行实地调查,研究和研究少数民族和海关的生活习惯。

他在一群朋友中发了一张他的照片,我是第一个参与评论的人,更不用说我的评论了。然而,陈博士的灵感来了。他呼吁朋友圈参与评论。他的朋友圈必须由知识分子主宰,而且还有“低级利巴人”。我是“低级利巴人”之一。

有一会儿,他的朋友圈引起了一阵评论,当我看到它时,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陈博士三十出头。我想成为他的课外学生。他告诉我每天写一个农村人的日志。我认为我目前无法做到这一点。因为我不住在乡下,所以写的不多。

我一直处于混乱状态50年,每天都像我堂兄一样对我大吼:“何一恒,你怎么知道你一天只吃三餐,每天都像猪一样。”

那时,在听完之后,我只能把目光转向她,因为我从小就害怕她。她确实有我的资金。她的生活非常艰苦,她成了某种方面的典范。

所以,我后来认为她是对的我是对的。

我觉得我的生活一直是孤独的,我的心更孤独。在某些愿景中,我喜欢这种寂寞。也许这是我的家族遗产。我的全家人不会与人交往。他们都是孤身一人,每个家庭都不愿意为别人的生命烦恼。

我写作和搞乱已经两年多了。就像我的年龄,多年前在偏远山区的一名高中生一样,学到更多东西有点困难。

但只要我坚持下去,我只想为孤独的灵魂寻找属灵的纯净土地。

只是为了忘记过去的一些痛苦和悲伤。因为有时悲伤是由自己造成的,没有人可以责怪他人。

因此,我总是在追求解放的过程中寻求回忆。

我希望将来会有生命中的痛苦,试着自己解决,尽量不要打扰别人!悲伤和幸福绝对是追随人们生活的东西,对别人无所作为!

我要感谢陈博士对我以及一直鼓励我的同学和亲戚的鼓励。

因为他们说他们喜欢读我的朋友盘旋的东西。

我知道我处于写作的早期阶段,我将在未来写作。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